三中三世界太乱:为什么很多高学历的人反而是非不分?
发布日期:2019-10-10 07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因为科学知识不等于逻辑能力,有学历不等于有逻辑,这两者之间从来没有直接联系。

  很多人以为,学到了知识,就会自动变成逻辑能力。拿到证书的专家,也自我感觉判断力比常人高。这种认为知识=能力的思考方式,本身就是不讲逻辑。

  我们以2006年南京“彭宇撞老人案”为例,有学历的法官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,做了如下推理:

  如果被告是见义勇为做好事,更符合实际的做法应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,而不仅仅是好心相扶;如果被告是做好事,根据社会情理,在原告的家人到达后,其完全可以在言明事实经过并让原告的家人将原告送往医院,然后自行离开,但被告未作此等选择,其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。

  由于彭宇的证词前后变化,可以不予采信。法官若从优势证据原理出发完全能够正当地判彭宇赔偿,这是一个符合逻辑的判决。但法官偏偏就用他理解的社会情理推出了彭宇撞人这个事实,用社会情理取代法理证据,这完全违背了法理逻辑。

  这三种思维没有进入教育各个阶段,我们不是知识的生产者,只是知识的搬运工。教育很多时候是直接给出结论,而不是引导你思考为什么是这样?

  以致于高学历人群陷入诡辩者不计其数,专业人士上当受骗者层出不穷,聪明人反被聪明误者一个接一个。

  而可靠的常识又反过来让怀疑精神更加精准而不陷入虚无主义,同时促进反思精神更深刻而不是钻牛角尖。

  例如:不能对一个孩子的施暴,不了解其他人不要妄下结论,抢夺别人财富是可耻的行为,说谎是不对的。

  例如:两点之间线段最短,过直线外一点与已知直线平行的线只有一条(这里只谈平面几何不谈非欧几何)。

  这就是知识不等于逻辑能力,有学历不等于有逻辑的重要原因。因为如果小时候的基本常识就是错的,那他学习再多的知识也是在为这些常识辩护。

  除了以上逻辑的三种基本精神,我们也可以从五个经典逻辑题出发总结逻辑推理的一般规则。

  【解】:第一位逻辑学家说“不知道”,可见他确定自己要喝,但是不确定后两位是否要喝。如果他确定自己不喝,那他就会说“不是都要喝”。第二位逻辑学家听完第一位逻辑学家的话后,肯定已经推出了第一位要喝,但是第二位逻辑学家说的也是不知道,可见他确定自己要喝,但是不确定第三位是否喝。因此当第三位逻辑学家听完前面两位的话后,确定了前两位都要喝,而他自己也要喝,所以他当然回答“都要喝”。

  有两个小偷甲和乙联合犯事,私入民宅被警察抓住。警方将两人置于不同房间进行审讯,警方给出的政策是:

  至少一个犯罪嫌疑人坦白了罪行,交出了赃物,于是证据确凿,两人都被判有罪。

  如果另一个犯罪嫌人没有坦白而是抵赖,再加2年共判10年,坦白者有功立即释放。

  【解】:最好的策略是双方都抵赖。但是由于两人处于隔离的情况,当事双方都会怀疑对方会出卖自己以求自保,都会从利己的目的出发进行选择。最终,两个人都选择了坦白,结果都被判8年刑期。

  一群人合作获得了一块蛋糕,决定按人数切掉蛋糕平分,每人只能拿一块。请问怎么安排,能够做到最大程度的平分?

  5个聪明的海盗抢到了100个金币,他们决定按5个人的顺序依次提出分配方案,进行投票,如果赞成比例没有超过一半,就将提出者扔进海里,由下一个海盗继续提出方案,直到投票超过半数为止。请问第一个海盗如何分配才能不被扔进海里,并且自己获利最多?

  ①假设1、2、3号海盗都因为分配不成功被扔进海里,最后剩下4号和5号海盗,4号为了活下来,只能这样分{0,100},5号得100个,否则就会被5号投反对票,扔进海里。而且即使{0,100}这样安排,还是有可能被捉摸不定的5号扔进海里。

  ②聪明的3号也必然能预料到4号的分法,所以3号会这样分{100,0,0},只要4号赞成就可以超过半数了。

  ③2号也不傻,他也早就预料到了3号分法,2号会这样分{98,0,1,1},2号的分法能够拉拢住4号和5号就可以了。

  ④聪明绝顶的1号自然也预料到了2号的分法,于是他会这么分{97,0,1,2,0}或{97,0,1,0,2},1号的关键是拉拢住3号,以及4号或5号的其中一个,就可以形成3:2的投票优势。

  已知数根不均匀的香,无法均匀等分。每一根从头点到尾是1个小时。请问如何点出15分钟来?

  【解】:两头点燃一根香,同时单头点燃另一根香。当第一根香烧完时,三中三。过了半个小时,第二根香剩下的也是半个小时。这样,把第二根香的另一头点上,当第二根香燃尽时,就是过了15分钟。

  以上五个经典逻辑题,一旦解出答案,我们会发现其实非常简单。但它们蕴含了逻辑推理的重要特点。

  前4个逻辑推理实际上都与博弈论有关,表面上很复杂,但只要找到了核心条件,就会清晰明了。题中的人物除了顺序不一样,全都聪明并且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理性人。这意味着,他们彼此之间是透明的,唯一的差别就是选择顺序。

  例如:市场经济千头万绪,经过抽象之后,我们剔除了不重要的细节,抓住核心条件:通过市场配置社会资源,公权力管住自己的手。

  再例如:与女生打交道也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,抓住核心条件——说动听的话必不可少。

  经过抽象之后,如果问题仍然复杂,必须要找到一个简单的开头。这就必须假设最简单的情况,然后从中找出运动规律。假设法一定是通向最简单的情况的,尽管最简单的状态并不存在。假设法的本质是化繁为简。

  然后我们就找到了这个命题的漏洞:它把敌人等于傻子,只会做错误的决策。结果是自己变成了傻子。

  不管是逻辑学家喝酒,还是海盗分金,都用到了逐层推理的递归法,一层一层往结论靠近,从最简单的情况逐步逼近复杂的结论,但保持严丝合缝的逻辑性。

  如果每一个上线都想成上线中获利,请问最后的下线从哪里获利,你又如何保证自己不是最后的下线!

  在逻辑学家喝酒中,我们排除了逻辑学家自己不喝酒的可能选项,在囚徒悖论中排除了甲乙两人都抵赖的情况。

  排除法平常使用最多,无法正面得出结论时,就先从整体上扣除部分错误的结论,缩小答案的范围。而反证法其实就是二选一情况下的排除法。

  例如:你说自己的药酒那么好,又是延年益寿,又是包治百病,为什么你们的创始人英年早逝?

  第五个烧香的逻辑题,其实是化整为散,或合散为整,关键是找到辅助性的工具去等分或整合。辅助法就是引入一个新的中间变量,在最后得出结论前又将这个辅助变量消除掉。

  曹冲称象就是找到了对比、辅助的石头,迂回地测出了象的重量。这种迂回的办法在几何上常常用到,就是所谓做辅助虚线。

  再例如,我们很难看到国民实际税收率的真实数据?但可以通过一国财政总收入占GDP比例,从而计算出实际税率。

  但还有些人并不为之悲痛,反而心中窃喜,甚至利用这些逻辑残疾,疯狂割韭菜。

  更有人为了个人私利,毫无逻辑的把溃烂之处说成灿若桃花,让很多人一辈子浑浑噩噩。

  所以,我们看到了这么多的庞氏骗局、荒谬学说、仁波切、神药、水变油、中或必赢、以形补形、割韭菜

www.01299.com,开奖直播论坛,477777开奖现场,84777黄大仙精准开奖,55288四肖期期准六,bbb049.com,夜明珠世外桃源53112,427700.com,2017当曰特码玄机报